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地址:凯发k8下载股份公司

电话:

联系人:www.k8.com总经理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特写|“饭圈”的金融游戏

来源:http://www.lyhwwh.com 责任编辑:www.k8.com 更新日期:2018-11-03 12:57 字体:
分享到:

  “饭圈”——“粉丝”们为了交流偶像的相关信息和资源所衍生出来的群体;“应援”——“粉丝”支持偶像、为偶像花钱的个人行为。这是“00后”的话语体系里的日常用语。用“上一辈”的语言表述,“饭圈”就是追星族的自发组织。

  前段时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造星节目大热,在节目之外,《浙商》记者发现了“粉丝”的新玩法:集资。不再是个人花钱追星,而是“粉丝”把钱集中起来,花大钱干大事。

  根据统计,在《创造101》比赛期间,排名前22名的选手公布的“粉丝”集资总额超过了5000万元,其中,选手孟美岐一个人的“粉丝”就集资超过1200万元,真正体现了“人多力量大”的硬道理。为了让“粉丝”更方便地花钱支持偶像,甚至还出现了专门供“粉丝”集资的平台,五花八门的花钱项目任你选择,用起来就跟在淘宝买东西一样方便。

  这一笔笔的资金,进入了不同人的口袋,重塑着偶像产业和“粉丝”经济。在这些令人咋舌的数字背后,是资金流向不清、集资人卷钱跑路、监管空白的灰色地带。

  6月22日,在《创造101》决赛前,孟美岐的一位“大粉”(“粉丝”中的意见领袖)在微博发表长文,呼吁大家最后一次冲刺集资,“为了一路走来自己的努力不要白费,这一晚也请再拼一次命,好吗?……拜托了集资,拜托了!”

  在《创造101》比赛中,孟美岐一人的“粉丝”就集资超过1200万元,将他们心目中“山支大哥”(“粉丝”对孟美歧的昵称)如愿送上C位。加上第二名吴宣仪“粉丝”的应援,两个人的集资超过了此前《偶像练习生》前20名的集资总数(2000万元)。进入最终决赛的22名选手中,有9位集资金额超过百万,比赛期间的公开集资总额加上未公开数目和私人集资,估计超过5000万元。ag88环亚每日期货:豆粕和菜粕行情分析与建

  有“粉丝”晒出账单,《创造101》比赛以来个人花费超过3万元,而自己买房子的首付都是借来的。

  6月17日,在《创造101》决赛前,孟美岐等四个选手的“粉丝”进行了一场长达54小时的“集资友谊赛”。比赛开始后的24分钟内,孟美岐的“粉丝”集资已超过22万元,大批“粉丝”在QQ群里发布了他们的付款截图,还有“粉丝”在B站直播集资数额的变化,如同冲锋陷阵的士兵。这场“友谊赛”,孟美岐一个人的“粉丝”集资总额就超过340万元,参与人数超过1.8万人。

  《创造101》争议选手杨超越的“粉丝”发起的集资比赛,24小时筹集72万元,其中,排在榜首的“粉丝”一人贡献了8.47万元。

  “战火”还蔓延到了《创造101》之外。因为同为“女团”,以孟美岐应援团为首的《创造101》四人团队和以黄婷婷应援会为首的SNH(一支大型女子偶像组合)六人团队“谁的人气更旺”,很快就成了绕不过去的话题,而集资额成为判断输赢的指标。双方“粉丝”组织了一次集资PK活动,集到的钱用于各家应援会给自己的“爱豆”(idol的音译,偶像)买卡或投票。在“专业”的集资平台“摩点”上,双方用三天时间总共募集了500多万元,《创造101》方的260多万元胜过了SNH方的240多万元,其中孟美岐“粉丝”集资147万元,黄婷婷“粉丝”集资143万元(压点10万元未计)。

  这只是众多集资比赛中的一场而已,不同明星的应援会彼此“邀战”,成为检测“爱豆”人气的一种方式。

  后援会的收入,以前靠收取会员费、卖周边、拉广告、高层赞助等,到现在,向“粉丝”集资已经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资金来源。就像给了“粉丝”无处安放的热情一个小火星,立马蓬勃燃烧起来,分分钟就呈燎原之势。

  “‘粉丝’普遍都存在一个心理,喜欢这个明星,那就要为他(她)去努力,要做点什么。”常年处于追星前线的“粉丝”好好(化名)的这句话,道出了“粉丝”不被外人理解的心态。 从个人心理看,“粉丝”对于偶像的热爱十分纯粹,是循环往复的利益链中最清流的存在。但正是这种心态,极好拿捏,当偶像利益超越个人利益时,“粉丝”很容易被鼓动,被利用。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节目赛制:选手的去留完全取决于选手获得的票数。由于每个账号每天的投票数是受限制的,为了支持自己喜欢的选手,“粉丝”只能通过购买赞助商产品或视频网站的定制卡等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

  《偶像练习生》的投票用钱有三个主战场:日常投票账号、赞助商渠道的投票、爱奇艺VIP定制卡。决赛阶段,一个爱奇艺账号一天只能投1票,VIP账号2票,想要多投票,“粉丝”在淘宝购买爱奇艺账号,一个有效账号0.4~0.5元。

  赞助商投票的规则是,买一瓶维他命水,可以有48次投票机会,在节目加持下,这款产品线倍。

  最大赢家则是爱奇艺,“粉丝”买一个月的爱奇艺VIP,最多有30次投票机会,不限购买次数,因此成为了“粉丝”追票的主要途径。

  《创造101》也是一样的套路,腾讯视频的定制卡可以直接帮助偶像获得票数。《创造101》的“粉丝”在购买腾讯视频的会员卡上不惜重金,为腾讯带来大笔会员收入。

  钱是投票的唯一条件,砸钱是“粉丝”唯一能做且必须做的事情。真金白银的付出和复杂的投票流程不仅没有吓走“粉丝”,还激起了所有人的战斗欲。

  很多品牌商也坐不住了。《创造101》比赛刚结束,某牛奶品牌就选了其中5个女孩做代言人,前提条件是指定商品的销售达到预设目标,才签约对应明星为品牌代言人。相当于直接伸手向“粉丝”要钱,不同女孩照片下的进度条时刻提示着,哪个偶像的“粉丝”花钱最给力。

  “品牌商和制作方都是消费‘粉丝’,吃相难看的太多了。”好好并不看好目前国内流量明星的操作模式,但她也承认,只要追星,就别无选择,“‘粉丝’没有办法,不得不妥协”。

  给“爱豆”花钱,在“粉丝”眼中始终是你情我愿的选择,投入得越多,感情越浓烈。在这个圈子里,不论你真实的个人身份如何,社会关系如何,只要你出钱出力,都能够在圈子里找到归属感,甚至是被其他人理解、尊重、喜爱。外人看来这是一群“脑残”人群的孤岛,但岛上的人甘愿沉溺其中。

  同样的玩法,早在李宇春获得“超女”的2005年就已经玩得轻车熟路。当时出于技术条件限制,投票还只能通过手机短信进行,如今要为“爱豆”花钱,可比“超女”时代方便多了。

  集资行为不断发展,专门的粉丝应援平台应运而生。这意味着,集资由个人组织逐渐演变为平台组织。

  除了前述的“摩点”,记者还下载了一个名叫Owhat的APP,这个诞生于2014年的平台,原本是为歌迷会、经纪公司、公关公司组织线下活动,随着用户增长,Owhat开始向“粉丝”提供追星过程中所需要的一切服务,包括应援、资讯、公益、活动、商品购买等。如今网站的slogan已经变成“给偶像最好的支持”。《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粉丝”们为Owhat带来了1000多万元的流水。

  打开Owhat,有商品、活动、新鲜事、追踪、olove等板块,点进活动栏目,就会出现正在应援的项目,基本上分为几类:投票、线下应援、生日应援、杂志集资。常见的有灯箱广告、商业中心LED屏投放、机场广告、公交车车身广告,线下活动的花篮、广告墙、易拉宝、灯牌、手幅等。肉眼可见处,各种需要“粉丝”花钱的项目已经相当齐全。

  这类平台,主要玩法分为“应援”和“众筹”两种,主打应援的平台提供各种应援商品,小到周边制作,大到地铁、大巴、机场的广告投放等,盈利来源于商品差价;而主打众筹的平台,其实就是粉丝的资金托管方,通过抽成点来盈利,如Owhat和摩点的项目抽成为3%。

  Owhat的《平台应援支持者协议》显示,选择“应援”模板发起的项目,指发起人与支持者共同完成项目、实现梦想的行为,在这一过程中,发起人通过Owhat平台发起项目,支持者出资,由发起人按照项目页面承诺利用支持者的出资,代支持者向偶像提供相应的应援。

  Owhat的重要机构股东和战略合作伙伴,是太合音乐集团,国内唯一一家覆盖全产业链的音乐服务提供商。Owhat创始人丁杰曾经透露,今年《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偶像练习生》前 20 名练习生的粉丝在Owhat上的集资超过 1300 万元,参与的粉丝组织近50个。

  “七八年前我就参与过集资了。”小Y(化名)轻描淡写地对《浙商》记者说。作为一个超过10年的资深“韩饭”,他表示,为偶像集资买礼物是“饭圈”的常态。“一般买礼物或者应援的集资,大部分是走淘宝链接,由管理站子的高层发布链接,如果买专辑或者打榜,会有专门的群,通过支付宝或者银行卡转账。”

  “真正负责的站会公布经费使用明细,包括集资账户界面、发票、账单,会把支付宝、微信所有收款的账单都截图出来,而不是只给一个金额了事。”小Y给记者发送了一个文件包,里面是2017年底到2018年5月集资款项的明细,“不过我基本很少看,这么多年了,大家都互相信任。”

  经过记者的一番小调查,发现如今的“粉丝”群体,从组织架构到活动集资,再到后期财务整理,训练有素、分工明确,惊人的有秩序,运作模式已经接近于一个公司。通常来说,“饭圈”主要由官方后援会、“粉丝”个站、各种“粉丝”团组成,运作团队按职能分为核心管理层、美工组、文案组、数据组、控评组、前线组、新闻组、宣传组、财务组等多个部门,比很多公司都还要秩序井然。尤其是流量明星的“饭圈”,“粉丝”极度忠诚、纪律鲜明、行为有序。

  对于集资,运营规范的组织不仅会主动进行内部账务公开和内审,甚至会请专业公司对账目进行第三方审计,然后公布给“粉丝”。

  绝大部分“粉丝”,都是靠着对偶像的忠诚和对“大粉”的信任,交钱为偶像出力。但是,随着集资的数额越来越大,隐患也在不断产生。最明显的就是《创造101》比赛结束后,无数“粉丝”因为决赛的票数差距与集资金额不符而争论不休。大额集资的去向引发巨大争议和质疑,甚至还有“组织者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的传言。

  相对于越来越大的集资额,仅靠“粉丝”组织的“内控”已经越来越难取信于人,甚至有可能演变成“圈钱”游戏。

  首先,“粉丝”集资的账目很难全部透明化。比如租广告位的价格、给偶像买礼物的花费,其间存在不小的空间,操办者私下赚取差价或者挪为己用轻而易举。同时,在集资投票期间,为了不提前暴露底牌,各家“粉丝”组织都会有意隐藏部分集资金额,即所谓的“暗账”。这些“暗账”要在关键的节点才会动用, 助“爱豆”一举获胜。“暗账”从哪里来,有多少,也不清楚。

  账目不透明,公开了也可能是一笔糊涂账。8月7日和9日,《创造101》前两名选手的后援会先后公开了账目。然而,据微博名为“热心观众在线查账”的博主透露,某后援团1200万元的账目中,买卡金额为900万元以上,ag88环亚娱乐却只有16万元的有效凭证,其他大量是没有任何具体交易信息的截图,可以说是漏洞百出。

  有参与《创造101》投票的“粉丝”透露,在比赛后期,集资投票进入白热化,“粉丝”群里,组织者每天都在要钱。最后关头,没有人愿意功亏一篑,有些“粉丝”群内部开始实施扫码付款等更便捷、隐蔽性更强的支付方式,但到最后,没有人知道到底筹了多少钱,只能相信收款者的“良心”。

  在庞大的金额面前,后援会的组织者压力非常大,有的后援会出具了承诺书,表示会公正透明地使用应援资金。但事实是,各种应援会的身份认证并没有明确标准,本身缺乏相应的审核机制,流程不透明也无监管。

  看上去,像Owhat、摩点这样的平台似乎更规范。但是,平台对资金流向的监管依然有限,540家新三板公司今年以来股价遭,开始遭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Owhat表示,集资项目仅为发起人和支持者之间共同完成的行为,与平台无关,如发生发起人收款后未提供相应服务的情况,Owhat将按照规定向支持者提供发起人的相关信息、相应应援项目的数据信息,协助警方跟进处理。而摩点则表示,不对项目真实性作出任何承诺,如发现项目众筹资金没有用到指定用途,支持者可以向发起者索赔,摩点不承担任何责任。

  好好告诉记者,现在的“饭圈”,粉丝后援会已经不再占主导地位,微博上的“大粉”才是新生力量。他们号召力强、资源丰富,以前是贩卖明星的航班信息、卖明星签名照片等。在大规模集资应援活动兴起后,“大粉”能够轻易号召和煽动粉丝集资。集资者变成了个人,资金风险更大,骗钱卷钱跑路的“大粉”不在少数,“粉丝”只能吃哑巴亏。

  应援集资行为,游走在灰色地带。浙江铎伦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方智律师表示,如果金额大、涉及人数众多、集资的款项和用途不明确,就很容易演变为非法集资。“严格来说,未经有关机关批准或备案的公开募资行为都涉嫌非法集资,对于组织者和实施者来说风险很大,如果出现集资发起人将资金据为己有或者卷款跑路、挪用资金,就会涉嫌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刑事犯罪。”